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论见 > 正文

做好教师减负题重在明确主体责任

2019-12-17 10:0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做好教师减负这道题,要扭住“减什么、谁来减、如何减”这几个关键。

  投稿邮箱:lwpinglun@126.com

  作者:堂吉伟德

  12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要求将教师督查评比考核事项减少一半以上,坚决杜绝向教师强制摊派无关社会事务,并对教师借调、表格填写等事项作出安排。(12月16日《新京报快讯》)

  教师负担过重的问题由来已久,其来源主要为教学性事务负担与社会性事务负担,一方面教学性事务负担日益繁重,项目和数量在不断增加,比如填写各类表格、参加各种考评、参与学校各类评估,大量的内部交流和业务研讨也有流于形式之赚,占用了教师用于备课、家访、课后批改作业的时间,很多老师几乎没有时间去家访,无法实施个性化教学和差异化处理。

  另一方面,在“从娃娃抓起”的大背景下,各类社会性事务如决堤之水涌入校园,让教师承担了大量与本职工作无关的社会性事务。从精准脱贫包联到户,到党风廉政社会满意度测评的宣传,再到法制、安全、文创、防艾等,包括教育主管部门在内的大量政府机构,都可以把涉及到自身的中心工作向学校延伸,使教师成为“不占编”的工作人员。在很多地方,教师成为脱贫攻坚的重要力量,每名教师都包联着不同数量的贫困户,扶贫结果与绩效直接挂钩,使得他们只能把主要精力放在脱贫攻坚第一线,主责主业反倒退居其次。

  曾经有报道,近三年来杭州某区教育局内各种和教育无关的临时任务多达188件,问题的严重性可见一斑。路径依赖极容易形成恶循环,教师负担过重已成顽疾,业内外减负的呼声一直不断,但就时下来看,反倒陷入了“越减越重”的怪圈。之所以如此,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没有明确主体责任,并辅以相应的考核考评机制。如果提出减负的责任主体又是“增负实施人”的话,拒绝向教师强制摊派无关社会事务就难以落实。

  做好教师减负这道题,要扭住“减什么、谁来减、如何减”这几个关键。以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主责主业为标准,教师“负担在哪”的问题很好回答,用清单化管理的模式,设立合理项、排除限制项、禁绝随性项,建立目录清单制度与机制,非清单目录内的职能与事务,一律禁止入学校和交由教师来实施,真正把时间还给教师,把宁静还给学校。

  相比于“减什么”和“如何减”而言,“谁来减”才是最核心的要素。确定了责任主体才会厘清主体责任,分类治理、标本兼治、统筹规范等机制才会得到创新与实施。在整个减负体系中,政府是教师减负的首要责任主体,并起着源头控制的作用。由于大量的社会事务来源于政府部门,包括很多教学性事务也来源于教育行政主管机构,需要在“政府主导”这个前提下,明确一个具体的主抓主管机构,并辅以第三方评估、群众测评、绩效监督和责任追究等机制,通过外部强有力的监督,方能避免“九龙治水”所造成的责任虚置,让主体责任不旁落。

  教师减负是教育减负体系的重要构成,需要吸取教育减负工作的经验教训。教师减负不仅涉及权利与权力的边界,更关乎作风的优化与净化,应在思想认识上有更高的站位,在行动上有更坚决的措施。一方面,应当在全社会树立“教师减负就是教育减负”的理念,将其纳入教育减负一盘棋来实施;另一方面,教师减负也是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整治“四风”的题中之义,应当引入和运用现有的整治机制与体系,形成更强大的监督与促进机制。

  政府的主导与龙头责任明确后,学校、家长和社会的作用才会得已彰显,共治共管的机制和良好的外部环境才会形成。教师减负非“系统”“整体”“协同”不可,但让增负指挥员成为减负战斗员,还需要抓好“主体责任”这个牛鼻子。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