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杂谈 > 正文

《百年孤独》书评

2019-10-24 18:57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评论投稿邮箱:lwpinglun@126.com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于我而言,无需多年时间沉淀,只要一闭上眼睛,那本书的暗色封面便会浮出黑暗,封面上细密的红色花纹如同无数只细小的触角,将我拖进南美洲湿热潮湿的热带神话中。 

  翻开书,文字间尘土飞扬的空气混杂着热带植物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这是一部很难用简短的文字概括出具体情节的书,因为它读起来就像荒诞的家族秘史,而历史常常难以概括。 

  在马尔克斯笔下的村庄里,历史即现在,现在即未来,而未来即永恒。一代代人在马孔多出生,活着,死去,游走在各处的吉普赛人和来自远方的军队是生活的点缀。有些人走出了村庄有些人则没有,但他们终究都不能逃脱命运赋予的孤独,不断有人重复他们祖先的经历,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对话,一样的嗜好,一样的死亡结局。这种有意为之的重复性甚至让人难以分清每个角色,进而使读者在脑海中形成一种模糊的群体性印象——个人与个人之间并无什么差别,他们不过是历史中的尘埃罢了。 

  文学家们总结出“小说就是叙述的艺术”,而在《百年孤独》中,叙述时间线是想象力是一切,他将真正的拉丁美洲与作者奇异梦幻的想象编成厚厚的地毯,由现在时间点一直延伸到那个或真实或虚拟的村庄中去。在那里,故事如同夜晚篝火旁的歌谣被吟唱,反复传颂又反复遗忘。 

  读完《百年孤独》是在一个夏日傍晚。合上书的最后一页,身边的同学都在收拾回家的书本,周遭的世界与我打开书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尽管无法对外界宣布:“我刚刚读完了一部文学史佳作呀啊!”但它让我产生了一种怀揣秘密的满足感和获得感,仿佛自己突然窥得了一座孤寂村庄的历史。《百年孤独》给我留下的印象如此难忘,以至于一看到熟悉字句排列组合成的只言片语,那一整片大陆的影子便会朦朦胧胧的出现。也正因如此,我希望那神秘的马孔多仍存在于茫茫宇宙的一隅。只不过这次它决心不再被任何人挖掘罢了。 

  因为那里注定了是百年孤独。 

  马尔克斯的文字里,我看到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他患癌症的时候,写了一封告别信《假如上帝再赋予我片刻生命》。他说,如果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听到你的声音,我会录下你的每个字句,以便可以一遍又一遍无穷尽的倾听。 

  众所周知,马尔克斯被誉为魔幻现实主义作家。而对我来说,有这么一小段情节。似乎和这一点,有偶然的联系。在读完《百年孤独》的那个周末。我从报箱取出当天的报纸,标题让我忧伤 ,加西亚马尔克斯,昨天去世了。 

  百年孤独就像一位老人在我耳边讲述的最后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了,他也该走了。(作者:济南历城二中  杨子骏 )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