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论见 > 正文

南京打人炫富的副调研员是面镜子

2015-08-25 10:0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这是不到20天时间内,“我是处长我有钱”官员受到的第二次惩罚。第一次是媒体曝光后失去了十多天的人身自由,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拘留13日,并处罚款人民币1000元的行政处罚,这一次则是直接被撸去了乌纱帽。

    投稿邮箱:lwpinglun@126.com

  作者:宾语

  昨天,南京市纪委、监察局公开通报了8起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例。据悉,这是南京7月底启动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线索专项挂牌督办工作以来通报的首批典型案例,其中包括玄武区住建局原副调研员陈爱平酒后与他人发生争执并殴打他人问题。陈爱平受到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

  2015年7月11日晚,陈爱平酒后陪同他人在宾馆前台办理住宿登记手续时,因住 宿价格等原因与前台服务人员发生争执,并殴打宾馆服务人员、保安人员,侵犯他人人身权利,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拘留十三日,并处罚款人民币1000元的行政 处罚。(8月24日《现代快报》)

  这是不到20天时间内,“我是处长我有钱”官员受到的第二次惩罚。第一次是媒体曝光后失去了十多天的人身自由,被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拘留13日,并处罚款人民币1000元的行政处罚,这一次则是直接被撸去了乌纱帽。

  处长这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看有没有实权,有没有实惠。

  说不大,处长也就是个“七品芝麻官”,当了处长的,没有几个不想往司局级乃至省部级努力的。说不小,人称“匡爷”的国家发改委基础产业司综合处原处长匡新,曾在近十年的时间中影响着民航业的政策制定和项目审批。曾有一位副省级高官去找他,他让人家在外面等着,自己在电脑上玩游戏,直到游戏结束才出去见客;还有一位副省长被他当面训斥,连个板凳都不给坐。说到底,是人家有求于他,不敢得罪这个“七品芝麻官”。共和国的两任总理朱镕基、李克强先后对“处长专政”和处长“卡”政策提出过公开批评。

  但那是国家部委里的“处长”,掌握着政策制定和建设项目的审批权。没听说过地、市、县里的处长,敢对副省长怎么着的,即便对方官大一级,“处长”也不敢抖露自己有限的的权势。

  调研员,正常的理解没有什么实职,一个处长手下可能有N多个正处级调研员。副调研员,也就享受个副处级待遇,连个副处长都算不上。陈爱平喊出来“我是处长我有钱”,无非有三个意思:当上有职有权的处长,是他梦寐以求的目标与方向;听到风声,可能就要成为副处长了,当上了副处长,退休时就能够享受正处级待遇;副调研员虽说不是处长,但也是副处级,够上“处”也就相当于“长”了。估计平日里大家伙也是以“陈处长”称呼他的,酒后把心里话喊出来,是要告诉对方:我有权,我有钱。这年头,既有权又有钱,到哪儿还不是通吃?

  监控探头真是个好东西,把陈副调研员无故殴打宾馆前台接待员,脚踢保安下体导致其直接躺在地上和与到场警方发生争执的丑行全立此存照了,经电视台一播,事情玩大了,一时间纪委立案调查,公安机关行政拘留。进了警方的审讯室,陈副调研员又是悔恨反省,又是面对镜头向受害者道歉,一下子老实了。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领导干部要牢记法律红线不可逾越、法律底线不可触碰,带头遵守法律、执行法律。无论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公民,谁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如果一个副处级调研员都能打着处长的名号嚣张跋扈,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还有什么威严可谈?

  令宾语的廉政空间(微信ID:lzkj328)欣慰的是,在对领导干部违规违纪行为“零容忍”的高压态势下,违法乱纪、炫权炫钱的陈副调研员不但受到法律惩处,还受到了党纪、政纪的全方位处分。罢官为民了,再到处喊着自己是领导干部,不是脑子受了刺激,就是在招摇撞骗了。

  今后遇到官员撒泼使蛮,“我是处长我有钱”的陈副调研员就是面镜子。【文/宾语】


责任编辑:罗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