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杂谈 > 正文

老汉被误当嫖客“补助”那9万谁掏的?

2019-11-11 22:09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天有不测风云, 难料旦夕福祸。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天有不测风云, 

  难料旦夕福祸。 

  今天不唠闲嗑, 

  不表水浒三国。 

  说一离奇网事, 

  出在唐山越河。 

  话说张姓老汉, 

  今年六十有三。 

  陪着老伴开店, 

  家住路南小山。 

  老汉患癌多年, 

  手术化疗不断。 

  夫妻生活有碍,

  晚上互不相干 

  虽说老汉生病, 

  平日不得清闲。 

  店内打打下手, 

  挣个糊口小钱。 

  老汉忙碌一天, 

  准备洗澡入眠。 

  听到窗外响, 

  以为小偷加班。 

  匆匆穿上短裤, 

  跑出家门查看。 

  刚刚走了几步, 

  就被直接撂翻。 

  有人踩着脖子, 

  有人啪啪打脸。 

  嫖娼是否快活, 

  味道是否新鲜? 

  你们抓错人了, 

  老汉连连喊冤, 

  旁边就是我家, 

  我是小铺老板。 

  对方哪听解释, 

  又是劈头盖脸。 

  打声骂声交错, 

  辣椒水儿飞溅。 

  老汉气得吐血, 

  又是一通喊冤: 

  我已患癌多年, 

  哪有精力寻欢, 

  脐下术后留疤, 

  好似蟒蛇纠缠。 

  要有本事嫖娼, 

  何必傍着医院。 

  老汉如此辩解, 

  有人上前查验。 

  悄悄拉开裤头, 

  一条伤疤顿显。 

  真相如此尴尬, 

  领导出面道歉: 

  误抓错打不该, 

  您老把气散散。 

  原本身体有恙, 

  被打雪上加霜。 

  医院诊断显示, 

  全身多处受伤。 

  伤了左肩关节, 

  改了乙状结肠, 

  肱二头肌积液, 

  神经疼得发慌。 

  一场飞来横祸, 

  全家窝囊难过。 

  老汉所到之处, 

  被人指指戳戳。 

  老汉不敢出门, 

  感叹造化弄人。 

  石头堵在胸口, 

  九魂丢了七魂。 

  身体不能干活, 

  心灵布满伤痕。 

  夫妻以泪洗面, 

  小店歇业关门。 

  不忍老汉奔忙, 

  警察慈悲心肠, 

  为了群众利益, 

  双方好商好量。 

  “补助”老汉玖万, 

  只为一本小账: 

  这事一笔勾销, 

  从此息诉罢访。 

  签字领到补助, 

  媒体捅到网上。 

  警方8日登门, 

  指责老汉荒唐。 

  说好息诉罢访, 

  为何接受采访, 

  要求收回补助, 

  任你起诉告状。 

  仅仅过了一天, 

  老汉热点再现。 

  就在10日下午, 

  局长登门道歉。 

  分局依法抓嫖, 

  查获一群嫌犯。 

  误将老汉控制, 

  这是乌龙事件。 

  局长态度诚恳, 

  表示深感不安, 

  老汉一家困扰, 

  警方诚挚道歉, 

  愿意以人为本, 

  继续坦诚相见, 

  后续妥善处理, 

  责任依法承担。 

  进行深刻反思, 

  加强教育训练, 

  坚决杜绝此事, 

  绝不再次出现。 

  警方真诚歉意, 

  老汉一家满意。 

  宾曰语云有疑, 

  弱弱说上几句。 

  执法人员执法, 

  本该合规合法。 

  为何执法过程, 

  群众惊恐害怕。 

  玖万“补助”谁出, 

  是否说说清楚。 

  能买多少猪肉, 

  哪个如此大度。 

  也许有人不悦, 

  不屑一顾“呵呵”。 

  执法造成损失, 

  当然国家解决。 

  宾语不敢苟同, 

  必须提出异议, 

  但凡国家赔偿, 

  履职才是前提, 

  此番老汉被打, 

  有何法律依据, 

  纯属粗暴导致, 

  赔偿谁个允许! 
 

  玖万“补助”谁出, 

  事关公平正义。 

  希望能有下文, 

  解答网民疑虑。 

  (文/宾语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罗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