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杂谈 > 正文

幸福感不高,GDP再高也难让人拍拍手

2017-03-23 14:34 来源:四川在线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31个省份中,25个省份GDP总量进入万亿俱乐部。12省份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东部占了8个席位。天津、北京和上海三大直辖市的人均GDP均超过了11万元。

  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31个省份中,25个省份GDP总量进入万亿俱乐部。12省份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排名前十的省份中,东部占了8个席位。天津、北京和上海三大直辖市的人均GDP均超过了11万元。(3月21日中国经济周刊)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这首《拍手歌》许多人从小就会唱。但近年来,随着生活压力的加大,很多人的幸福感越来越小。不可否认,GDP是衡量经济发展和进步的一个重要指标。尽管它在中国政治经济中的重要性正在逐渐被淡化,但它依然是解读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切入口。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如果不把更多的钱用在改善民生上,那再高的GDP也没有任何意义,也不会引来民众的掌声。

  这几年,一些地方的GDP大幅的增长,但民众的幸福感却不是很高。譬如:一些地方这几年大拆大建,致使房价飞涨,很多人大半辈子的积蓄全用在买房上都不够,还得还几十年的贷款。再譬如:看病难、看病贵。以前看一个感冒不足百元钱,现在动辄就是千元以上,虽然医保能报销60%左右,但还是比以前多花了不少钱。还譬如:上学难。原先孩子上幼儿园一年只要几百元,且可以在双方父母单位报销。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一年少则五、六千元,多则几万元。另外,还在就业、养老等方面也有很大的压力。环境污染、出行困难、停车困难等等,居民幸福感与收入逐渐背离。

  然而,中西部地区的一些县(市),GDP与东部一些县(市)相比,也许只是一个零头,但他们把不是太多的财政收入更多地用在民生上,人民的幸福指数在不断提高。譬如:陕西省宁陕县、留坝县、府谷县、高陵县、山西长治县、甘肃平塘县等国家级贫困县,虽然GDP和财政收入都不是太高,有的年财政收入不足亿元,却率先实现了从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到高中教育的十五年教育免费的全覆盖。再譬如:陕西神木县、贵州大方县等全面实施了免费医疗等。民众不再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担忧,幸福指数还是比较高的。

  经济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确实需要较高的GDP,但GDP上升的同时更需要提升民众的幸福感。人民网曾进行了一次“逃离北上广”的调查,34%的人表示一线城市年轻人生活压力太大;2%的人表示生活平淡;58%的人表示很担忧。伴随一线城市的压力,二线城市一度被看好。二线城市规模适中、经济适度发达、外来人口与本地居民比例适当。各种大城市存在的买房难、看病难、上学难等问题不是十分严重。但近年来,二线城市越来越向一线看齐,城市病也接踵而至。一个“快”字挑战了幸福,一个“大”字挑战了幸福。

  所以,各级政府在关心GDP、财政收入的同时,应更加注重老百姓的就业、医疗、上学,以及社会的环保、治安,这也是为官之本、为政之要。对于一座城市的居民而言,在评价城市的建设成效时,不管是切实可见的修路造桥,还是不可见只可感的教育医疗、城市治安等,最终都要归结到一个问题上:居民生活是不是变得更加幸福?只有在GDP不断上升的同时,人民的幸福指数也随之不断上升。只有让民众有了更大的幸福感,才能让政府得到民众的支持,才能让民众为拍拍手。如果民众感到不幸福,那再高的GDP又有何用。(作者系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


责任编辑:徐英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