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媒评 > 正文

网络述年|微信发红包流行,科技发展给古老传统添新意【网络中国节·春节】

2020-01-23 10:03 来源:齐鲁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天(1月22日)已经是年二十八,我提醒妻子该去银行兑换新钱,准备过年发红包了。

  今天(1月22日)已经是年二十八,我提醒妻子该去银行兑换新钱,准备过年发红包了。妻子说,今年不用准备新钱,全部改发微信红包。她还笑着告诉我,连老爸都专门告诉她今年不用替他代买红包,他也学会发微信红包了。

  这确实是件有意思的事儿。老父亲年纪大了,前些年都是让我妻子替他跑腿买些红包,他亲自包上钱,年初一给小辈们一一分发。后来年轻人用微信发红包,父亲说那没有老味儿,还是坚持用红包。今年寒假,我女儿给爷爷手机里下载了微信,还教会了他发红包。没事的时候祖孙俩就操演一把,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发一个愿收。这一试,老父亲发现了微信红包挺好玩,索性今年也不再让买红包了。

   

  红包的演化,经历了从无到有、由小到大再从有到“无”的过程。在我们“70后”的记忆里,小时候是没有“红包”概念的。过年长辈给点压岁钱,一般都是三毛五毛,直接拿在手里踹到兜里。及至有了红包的概念,已经到了我给小辈发红包的时候了。一般过年由妻子准备红包,最初塞一百,后来两百、三百、五百……等红包快要塞不进去的时候,微信红包出现了。

  红包的这一“演化史”,不但体现了经济的发展,更体现了科技的影响和社会的整体进步。

  经济发展就不用说了,手里有钱了自然红包越变越大。

   

  就说科技的影响。近年来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已经渗透到生活领域的各个方面。过年对于中国人来说,可以说是最传统的民俗。就在这一最传统的领域,互联网的影响也已经无所不在。过年抢红包、集五福几乎成为一种新民俗,连置办年货、送过年礼物,很多人也是通过网购和快递完成。

  至于说是社会的整体进步,是说这些科技手段、新鲜玩意儿不仅只是年轻人或者是一部分人的宠爱,包括我老父亲这一辈的人,他们也已经学会了用微信发红包,甚至学会了网购。老年人也没有被落下,他们随着时代的进步一起进步。

  过年在我国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我们要尊重传统,但是传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同样是过年,唐朝和宋朝习俗也不一样。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得益于科技的飞速进步,让最古老的节日又增添不少新意,真是挺有趣的事儿。

  当然,不管红包怎么变,发出去的还是真金白银。所以啊,如果你跟我一样有不少子侄晚辈,还是要做好准备。(马纯潇)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