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媒评 > 正文

冒领争议呼唤彩票实名制

2019-12-11 15:53 来源:红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情节跌宕起伏,一念之间,上千万元说没就没,这可能是彩票行业独有的戏剧性场面。

  西安市民姚先生说,今年7月,他通过微信给相熟的彩票店老板发了20元红包,委托彩票店主买彩票,开奖后发现中了1001万元!然而彩票店主告诉他,彩票照片发错了人,另一位中了1800万元的彩民,同时也中了这1001万元。次日,姚先生在当地体彩中心一位郑姓工作人员的调解下,接受了店主的精神赔偿15万元。谁知此后1800万元大奖得主明确自己只中了1800万元。目前,鄠邑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12月9日 北青网)

  情节跌宕起伏,一念之间,上千万元说没就没,这可能是彩票行业独有的戏剧性场面。

  姚先生的不依不饶,着实可以理解,没准儿正想着这一千万该怎么花时,谁料结果却是竹篮打水,想要有一颗平常心的确很难。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尽管彩票店老板说:“如果你认为都是我的问题,我早就躲起来了,我为什么不躲?”可给人的感觉,还是有些牵强。一者,毕竟你有错在先,又事关巨大利益,从动机上看是很容易铤而走险的;二来,躲不躲不是自证清白的充分条件,如果姚先生认定彩票店有鬼,你这时躲起来反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其三,能够给姚先生15万元精神赔偿金,也爽快得有些不寻常,毕竟就算告到法院,也未必会有这么大数目。

  真相尚未揭开,诸多可能都存在。譬如,两位大奖得主也许就是同一人,但觉得目标过大,抑或是那张彩票是替别人代买,所以领奖时不是一人。当然,现实中彩票店老板一图多发,以私吞彩金的情况也是有的,因此这时候想要弄个明白,还需要从监控、彩票机数据和彩票店老板、兑奖人等几方面着手调查。几方证据相互印证,水落石出并不难。一旦坐实合谋侵占的嫌疑,也是一个大案。

  归根结底,日常的惯熟与信任,经不起大奖的考验,在有动机的前提下,不排除有人会铤而走险,而即使只是细小的错误,此时也可能被迅速放大。人们要做的,就是不要轻易考验人性,从制度上避免做手脚的可能。试想,如果有彩票实名制,这样的纠纷自会大幅减少,有效避免彩民彩票丢失、被盗、毁损、过期及奖金被冒领等各种意外的发生。进一步说,重奖人的隐私要保护,但也应让位于公平公正这个大原则,让彩票事业更加透明,便于社会监督。如此,既可以避免系统内窝案的发生,也可以让彩票事业更具吸引力。

  一个上千万元的错误也好,一个一念之差造成的大案也罢,本该是利国利民的福利事业,不该如此提心吊胆。在国外已经实行十多年的彩票实名制,是否可以考虑引进。


责任编辑:王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