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媒评 > 正文

一趟“慢火车”幸存,与怀旧无关

2017-02-05 15:59 来源:人民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背景:在甘肃的天兰铁路线上,有一趟时速不到50公里的小慢车。从陇西到天水,每天一个往返,沿途15个车站,站站停。全程下来146公里,票价总共才9块5毛钱。由于经济实惠又方便,沿线上百个村镇的村民,都愿意乘坐这趟小慢车走亲访友或外出赶集。这趟小慢车,一开就是63年,从未间断。

  一趟“慢火车”幸存,与怀旧无关 

  湖南红网发表王瑶的观点:在这个以快著称的大时代里,这辆时速不足50公里的小慢车成了另类的存在。偌大的中国,总有人会留恋于缓慢的生活,轻轻地挪动着脚步。总有人因为经济受限,不得不选择缓慢的交通方式。正因如此,一辆看似被时代甩下的小慢车,却帮助一部分人留住了一种生活方式。行驶过熟悉的村庄,时常见到故人,彼此之间嘘寒问暖,三言两语之间就能营造出一片祥和氛围。慢下来的小火车,给了民众驻足等候、相互交流的空间,也给了乡情不断预热、不断加深的时间。为人民服务,就是要从人民的实际需求出发。这辆小慢车一经报道,就成了传颂一方的美谈,而这更是为人民服务的真实写照。乡里乡情,需要有心人去呵护、去维持,而这辆慢行的火车,无意中成了这样一位“有心人”,既记下了一段段关于时光的故事,也留下了一份份浓浓的乡情,更凭借几十年的坚守,传递给广大民众无限的力量。 

  小蒋随想:在某种程度上,这趟小慢车是火车型的公交车。它的存在,不是风驰电掣地将旅客运往遥远的他乡,而是将方圆百里、上百个村庄如念珠般串起来,其中的那根线就是这条通勤式的铁路,为乡亲们提供日常的、实惠的出行服务。这趟小慢车之所以火了,是因为在高铁与动车大行其道的今天,许多曾经为基层百姓提供类似服务的“慢火车”,或出于成本原因,或因为铁路运行图调整,而被停驶与淘汰。面对几十上百公里的路程,高铁与动车施展不开拳脚。此类短途出行需求,似乎可以由公路客运接手。但在现实中,公路存在堵车的可能,受雨雪天气影响更大,长途倒车费时费力。所以,一些群众对于“慢火车”被取消是不舍的,但只能无奈接受。从陇西到天水这趟“慢火车”目前仍幸存,说明这样的火车是有可能被留下来的,也是受到群众欢迎的。铁路部门在为社会提供高速运输服务的同时,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因地制宜、视情而定地保留一些小慢车? 

  若要维权先成“专家”,正常吗? 

  背景:为了村里被污染的数千亩土地,仅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的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农民王恩林,用16年时间与齐齐哈尔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作斗争。他自学法律,当起了“土律师”,帮不懂法的村民代理征地补偿等数十起维权案,打赢了对方“从城里请来的律师”。因为王恩林是干泥瓦匠出身的,所以周边村子都知道榆树屯村有个“三瓦匠”打官司“贼厉害”。当地官员甚至称他为法律上的“老师”。 

  湖南红网发表张楠之的观点:像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