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论见 > 正文

娱乐“至死”不是儿戏

2019-12-04 14:4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娱乐“至死”已不再是儿戏。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在娱乐节目中看到更多的人文关怀,感受到对生命、对人的尊重,让明星光鲜亮丽的背后,那些聚光灯打不到的地方,不再笼罩着以挑战极限、挑战人性来吸引观众眼球的阴影。

  投稿邮箱:lwpinglun@126.com

  作者:郭玲

  2019年11月29日,浙江卫视《追我吧》发布声明表示:当日,在节目录制中,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节目组正协同其经纪团队联系其家人共同妥善处理善后事宜。此事一出,瞬间登上微博榜首,火爆一时。

  经了解,《追我吧》节目中的项目难度和强度都很大,不少参加过的艺人纷纷表示太难了,众多网友质疑“这到底是综艺节目还是铁人三项?。深夜凌晨录制,高强度运动都加大了风险。在大众戏谈娱乐至死这一话题时,“至死”已经变成现实。

  尼尔·波兹曼出版的《娱乐至死》一书解析了美国社会由印刷统治转变为电视统治,得出了由此导致社会公共话语权的特征由曾经的理性、秩序、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肤浅、碎化,一切公共话语以娱乐的方式出现的现象,以此来告诫公众要警惕技术的垄断。在该书中,波兹曼深入剖析了以电视为主的新媒体对人思想认识、认知方法乃至整个社会文化发展趋向的影响,令人深省,并认识到媒介危机。我们是否已变成这样的状况: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

  在这件事发生后,人们不得不加以反省:过度的娱乐化是否合理?娱乐“至死”是否还是人们口中的戏谑?当然,我们不可否认,人们需要一定的娱乐节目来满足自身的精神娱乐需求。就高以翔的事件来说,他无疑是娱乐的一件牺牲品。近年来,为了追求高收视率,各大卫视选择在娱乐节目中增加挑战极限的元素。然而,对观众来说,也许他们想看到的并不是这些。

  一个年轻的生命,在一次无足轻重的节目录制中就这样逝去,这不禁令人感到有些讽刺——这还是一档娱乐节目吗?这就是我们所要的娱乐吗?娱乐“至死”已不再是儿戏。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在娱乐节目中看到更多的人文关怀,感受到对生命、对人的尊重,让明星光鲜亮丽的背后,那些聚光灯打不到的地方,不再笼罩着以挑战极限、挑战人性来吸引观众眼球的阴影。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