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论见 > 正文

管住“嘴”到底有多难?

2017-12-07 17:5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管住自己的“嘴”,最关键的还是要管住自己的思想。生而为人,可以说是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但是,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类有社会性,而且社会性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然属性,别让猎奇心理占了上峰,让环境保护和动物保护的思想回归,每一个人都能成为“禾花雀”的守护者。

  投稿邮箱:lwpinglun@126.com

  作者:孔令晶

  12月5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官网宣布更新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其中,黄胸鹀(俗称“禾花雀”)的评级从“濒危”升为“极危”。“极危”,意味着其野生种群面临即将灭绝的机率非常高。红色名录写明了评级提升的理由:迹象显示,该物种数量总体下降速度超出此前想象,并且在过去11年间变得非常迅速。在中国,为食用而对禾花雀进行的非法诱捕是主要威胁。(12月6日澎湃网)

  2004年之前,黄胸鹀也就是禾花雀还被列为“无危”,数不清的禾花雀还叽叽喳喳的飞翔啄食,然而短短十三年间,这只小鸟的濒危等级就从“近危”、“易危”、“濒危”到达了“极危”,上调速度之快,令人惊诧,而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导致它走向灭绝之路的,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环境恶劣,而是人的口腹之欲。

  可以把一个物种吃灭绝掉,这跟中国人的饮食习惯、食补文化等有关系,据传言,禾花雀可以“补肾壮阳”,被称为“天上人参”,让不少人趋之若鹜,一只只小鸟就这样飞进了厨房里,葬身在人腹中。而究竟它的效果如何,没有人去特别在意,就在这种不在意却吃个不停的循环中,在商家以此为噱头招揽食客的过程中,禾花雀越来越少,濒临灭绝,有可能再也不能为人的健康事业做“贡献”了。

  中国人能吃,什么都吃这一点在世界上是得到普遍认同的。美国的亚洲鲤鱼泛滥、丹麦的太平洋生蚝遍地引得网上段子无数,号召大家一起组团去吃吃吃,甚至澳大利亚政府都向中国吃货伸出了橄榄枝,快来帮我们吃一吃袋鼠……玩笑归玩笑,但是这也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中国人“能吃”的实力,证明了中国作为饮食大国,餐饮市场的巨大,饮食体验的丰富和多层次。

  但是,做“吃货”不可耻,民以食为天,餐饮业也蕴藏着巨大的商机。可耻的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过度猎杀食用,将一种又一种动物“吃尽杀绝”。动物也如同人类一样,在这地球上生活了几千上万年,甚至比人类存在的时间还要长,而在谈笑中,在觥筹交错间就让一个物种走向灭绝,除了残忍我们还能怎么评价?管住人类的“嘴”到底有多难?从被欧洲殖民者捕杀吃光的毛里求斯度度鸟,到已经从地球上消失的北美信鸽,再到如今中国的穿山甲、禾花雀,几百年的教训,足够我们警醒了。

  管住自己的“嘴”,最关键的还是要管住自己的思想。生而为人,可以说是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但是,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是因为人类有社会性,而且社会性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约束自然属性,别让猎奇心理占了上峰,让环境保护和动物保护的思想回归,每一个人都能成为“禾花雀”的守护者。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