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论见 > 正文

“吃空饷”实质是另类的权力腐败

2015-06-03 15:01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吃空饷”是严重违背公平公正价值观的权力腐败,是与“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有劳动能力不劳不得”分配原则相背离的。

  作者:吴若麟

  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副县长任教训,在渭南市富平县任副县长时,利用职务之便,让正在上学的儿子“吃空饷”,一年多时间“白吃”4.5万多元。任教训被人举报后,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反而被平调到邻县当副县长,履新一个月后才被通报上缴“吃空饷”所得,仅给予党内警告处分。(6月2日《南方都市报》)

  对吃空饷者给如何处理?根据公开资料,目前对“吃空饷”者的处理通常是停止支付其工资和津贴补贴,追回其多领的财政资金,上缴至同级财政部门;将涉事单位相关负责人免职等。而身为国家干部副县长的任教训,利用手中权力,让还在读书的儿子就占有了工作编制,白吃起“空饷”来。不工作而享受“空饷”,无异于是任教训利用手中的权力搞另类腐败。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处理结果却毫发无损,继续当他的副县长,这如何让群众信服?如何给其他“吃空饷者”威慑力?无论“吃空饷”属于违规违纪还是违法,这个成本实在太低了,几乎等于零成本。

  吃空饷的现象由来已久,并不算甚新鲜。吕梁文水县原副县长王辉曾吃空饷长达15年;山西静乐县委书记女儿5年吃空饷10万元;陕西延长县教育局局长夫人在“一直不上班而领工资”情况下“吃空饷”3年……如此多的吃空饷事件发生,难不成吃空饷真成了“顽疾”?这乱象丛生的症结究竟在哪里?

  首先,吃空饷源于权力脱缰。梳理近年来各地的吃空饷事件,大多有一个共同特点:吃空饷者跟领导沾亲带故,而领导又在单位都掌握绝对的话语权。这些共性,正说明因为权力被装进了个人的口袋,职权范围之内变成法纪边界之外,所以才有用公共的职权牟一己私利,“老子握着章子,儿子、女儿甚至三姑六姨占个位子”的乱象丛生。

  其次吃空饷有赖于部门之间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吃空饷,不是一个人能够只手遮天的,需要编办、财政等多个部门的相互“配合”,这背后,既有部门敷衍塞责,更折射的是权力之间的“勾肩搭背”、“沆瀣一气”,是典型的“官官相护”,只要不捅破这层纸,吃空饷者很难为体制外的人发现。

  “吃空饷”是严重违背公平公正价值观的权力腐败,是与“多劳多得,少劳少得,有劳动能力不劳不得”分配原则相背离的。试想:一边是普通家庭子女就业形势严峻,毕业即失业;一边是官员的子女“吃空饷”、未毕业已就业,这不是畸形的“拼爹”游戏吗?这不仅破坏的是公平正义,更影响的是党和政府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

  防止一些人用身份特权将人员编制变为自家的“自留地”,堵住吃空饷的漏洞刻不容缓。既要将权力锁进笼子,斩断为所欲为的特权之手,更要扩大监督渠道,公开人事编制,建立健全问责机制,要“挖出萝卜带出泥”,追责时别放过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配合”部门。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