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草根 > 正文

回乡种地不容易

2019-12-19 16:4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过去觉得相比在家种地,外面的世界不简单,可如今却发现,回家种地也变得不那么容易。

  吾友大刘是一位农民工。在外地打拼多年之后,老刘在年初决定返乡重新务农。对于返乡后的生活,老刘充满了憧憬:多年打工,虽没挣下太多钱,但也算小有积蓄。过去种地是为了口粮,今后更多是为了乐趣。在家种种地,陪陪老人孩子,好好体验下辛弃疾笔下“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溪头卧剥莲蓬”的田园生活,岂不也是一件人生美事。

  但回乡后的大刘,很快发现想要好好种地,却并不那么容易实现。因大刘长期不在家,家里的承包地已搁荒多年,原本以为会看到一望无际的田野,现如今来到承包地里一看,发现承包地周边三三两两建起了很多房子,庄稼反而稀稀落落,难得一见。原来这些年村里很多人觉得种庄稼经济上不划算,便纷纷在承包地里建起了鸭舍、鸡舍,搞起了养殖。以大刘家为例,其承包地的左侧就建起了一排鸭舍,右侧则建了一个肉牛养殖场。大刘家的承包地光秃秃的夹在中间,反而显的很另类。

  对于鸭舍、养殖场,大刘刚开始并没在意。想着他们搞他们的养殖,自己种自己的庄稼,风马牛不相及。时间长了却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农村小规模养殖,卫生条件都不太好,一年四季蚊虫野蛮滋生,夏天更是苍蝇横飞,密密麻麻的苍蝇甚至能爬满正在生长的玉米杆。而且,因为养鸭需要让鸭舍保持一定的温度,给鸭舍供暖也让紧邻的庄稼备受煎熬,更不用说因为养殖需要的饲料质量不好,附带产生的次生污染也让大刘的庄稼地“无精打采”。老刘本想着自己回家种点粮食种点菜,既可以锻炼身体,又能收获绿色食品,还可以让孩子们体验下收获的乐趣。可眼前的一切,让大刘发现自己的梦想渐行渐远,这让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大刘想找邻居理论一番,没成想邻居先来找到大刘——原来邻居想租大刘家的承包地扩大养殖场的规模。可大刘对土地有一番特别的感情,并不愿意出租土地。心有不满的邻居忍不住挖苦大刘死脑筋:放着好好的租金不要,反而想着种地,真没出息。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愿意种地怎么反而成了没出息的事呢?委屈的大刘找到在镇里工作的朋友诉苦,并向朋友询问把农田改为养殖场合法吗?朋友没有回答大刘的问题,反而问大刘种庄稼、搞养殖哪个收益高?不等大刘问答,朋友就接着说,种庄稼难致富,搞养殖收益高,规模大了还可以申请国家补贴,而且村边有成规模化的养殖场,也是村落产业兴旺的标志,村民有面子。“这都是种庄稼带不来的好处呀!”

  可种庄稼就没有好处了吗?大刘心里想不通,也难以反驳朋友的话,只好怏怏而归。大刘边走边想:过去觉得相比在家种地,外面的世界不简单,可如今却发现,回家种地也变得不那么容易。(关晓海)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