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博弈 > 正文

“帝王头汤”洗出了啥

2013-02-05 16:14 来源:长江日报 北京晨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月2日,河南鲁山县上汤镇一温泉会所开业,一名山西男子花十万元拍得“帝王头汤”,在开业现场做“帝王”扮相,在“嫔妃”、“宫女”、“太监”的服侍下,享受“帝王”待遇。

  私密的事拿到公共场合来炫耀,已属肤浅,更何况现场照片中,“皇帝”戴明代帽子,“宫女”却是清朝打扮,引人质疑:就算想显摆,也该有点专业精神吧?主演这样的穿越剧,享受到什么了?

  2月2日,河南某镇浴池开业,一名山西男子花十万元拍得“帝王头汤”,在开业现场上,由“嫔妃宫女”们环绕服侍,享受“帝王待遇”,网友大呼雷人。对此,本报晨语版昨天快评论栏目刊发了快评。

  这事儿颇具代表性,大有可琢磨的“味道”,值得好好剖析一番。

  私密的事拿到公共场合来炫耀,已属肤浅,更何况现场照片中,“皇帝”戴明代帽子,“宫女”却是清朝打扮,引人质疑:就算想显摆,也该有点专业精神吧?主演这样的穿越剧,享受到什么了?

  其实,类似的荒诞在我们的生活中并不罕见,无非是将传统戏剧中的误会挪到现实中,对入戏者而言,这就是享受,就是面子。正如鲁迅先生讽刺的那样,在乡下女人的想象中,皇后的幸福就是每天早晨睡醒后,躺着命令宫女:给我来张糖饼。

  只要有权有钱,就可以凌驾于规则、常识、体面和斯文之上,就可以拿着肉麻当有趣,就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就可以肆意挥洒人性恶,这是权力社会遗留下的痼疾,浸淫其中的人往往丧失对平等的敏感,对普遍性的尊重,导致人格建构中失去支撑力量。见了权大的人,他是奴才,见了权小的人,他是恶霸,结果就是,再下作的炫耀,再无知的表演,都被当成荣誉公开展示,都被看成豪迈、大气、恢弘的体现。

  穿上开裆裤,反被恭维透明度高,如此,“成功人士”们怎能不趋之若鹜?一旦有了展示权,谁不争先恐后地招摇一番?所以,唐骏先生会把“几乎每年犯两次错误,还不包括生活上的”当成幽默,李阳先生会把打老婆看得轻描淡写,赵本山会拿残疾人开玩笑……在权力的扭曲下,文明的底线不断被突破,生活成了戏剧,人们成了演员,没有善恶,只有娱乐。

  在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正走向富裕,如不警惕,则恶趣味也将顺势膨胀,威胁着我们的未来之路。从历史上看,中国历朝历代皆止步于小康,而大同从未付诸实践,因为前贤们始终没找到实现它的手段和路径,所以,每次达到小康后,社会就失去向上的动力,反而滑向全面腐败。

  超越小康瓶颈,应回到大同路上来,“他人之心,予忖度之”,事实证明,坚持普遍性,坚守普遍价值,一个社会才能长久保持向上的冲动与理想。对于“帝王头汤”式堕落的信号,应予以充分警惕。(蔡辉)(北京晨报)

 

 

  “帝王头汤”是什么“汤”

  □ 钱夙伟(浙江 职员)

  2月2日,河南鲁山县上汤镇一温泉会所开业,一名山西男子花十万元拍得“帝王头汤”,在开业现场做“帝王”扮相,在“嫔妃”、“宫女”、“太监”的服侍下,享受“帝王”待遇。(2月3日民主与法制网)

  陪浴的“宫女”衣着暴露,“场面香艳”,网友纷纷大呼雷人。于这位山西男子,十万元大概不过是毛毛雨,却因此过一把“帝王瘾”,圆了“帝王梦”,或是“物有所值”。而于这个会所,不仅因此创收,于促销而言也无疑是“事半功倍”。

  然而,其中的恶俗显而易见。所谓“帝王头汤”,不过是弥漫着封建腐臭气味的货色,早已令人不齿,却不料,逆时代潮流的封建糟粕,居然沉渣泛起,骄奢淫逸的嗜痂之癖,竟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场。

  如此哗众取宠的闹剧,当然是因为利欲的驱使。显然,面对功利的强势诱惑,一旦利欲熏心,必然丧失基本的判断能力,对公序良俗失去敬畏之心,于社会责任而不顾,以至毫无顾忌地逾越道德底线和审美原则,而迎合的,则是道德的堕落以及淫邪、晦涩、阴暗的心理,从中折射出的,是道德的缺失。

  不容讳言,现在越离谱离奇,越有吸引眼球的效应。于是,正所谓没有最雷,只有更雷。实际上,挖空心思有伤风化的出格出轨出位的荒腔走板之举,已经成为市场竞争中屡见不鲜的恶俗招数。而如此恶俗的泛滥,一个必然的恶果,将模糊荒唐与正经、高尚与低俗的界限,扭曲价值取向,社会必将失去法律和道德的准则。

  实际上,不仅“会所”方面寡廉鲜耻,比如居然公开拍卖,而且那么多人围而观之,其中恐怕不乏“钦羡”的目光,也是当下不少人正义感模糊的反映。由此凸显出对低俗乃至恶俗见怪不怪的氛围,无疑更是社会之痛。也因此,对“帝王头汤”是什么“汤”,应该保持足够的清醒,对当下“帝王头汤”之类的大行其道,更应该引起全社会的警惕。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