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见 | 杂谈 | 捕娱 | 侃球 | 画舫 | 博弈 | 媒评 | 草根 | 微言
鲁网 > 评论频道 > 捕娱 > 正文

面对歧视,我们到底可以怎么做?

2017-03-15 09:51 来源:红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君和创业小伙伴一起搭乘香港航空的飞机,他们没有选择坐头等舱而是选择了经济舱。下机后,同行伙伴的护照遗落在了飞机上,导致两人无法顺利入境。他们打了好多次电话给相关的航空公司,结果对方都爱理不理,还告知要他们返回香港办理护照,两人不得不在机场的座椅和地上睡了一晚上。

  近日,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君和创业小伙伴一起搭乘香港航空的飞机,他们没有选择坐头等舱而是选择了经济舱。下机后,同行伙伴的护照遗落在了飞机上,导致两人无法顺利入境。他们打了好多次电话给相关的航空公司,结果对方都爱理不理,还告知要他们返回香港办理护照,两人不得不在机场的座椅和地上睡了一晚上。后来,机场某位管理人员认出了何猷君的身份,随后,原本被告知要回港补办的护照在十分钟之内就被找回了。何猷君发微博批评航空公司太势利。(3月14日《钱江晚报》)

  一个是低调的富家公子,一个是傲慢的航空公司,当公子以普通人的面目出现时,得到的待遇也如普通人一样,而当公子恢复为公子,待遇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一切与流行偶像剧中霸道总裁的桥段一般无二,所不同的是,现实中的公子并没有挥一挥手霸气地说道:“我把你们公司买了,你们都给我滚蛋!”而是仍然一如既往的低调,只是如普通人一般跑到网上抱怨了一下。

  因为你是坐经济舱的普通人,对于你的要求我就可以爱搭不理;而如果你是有钱人,你的任何要求我都可以随时予以满足。这是赤裸裸的“嫌贫爱富”,是赤裸裸的对“贫”或相对“贫”者的歧视。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遭遇类似的歧视时,曾经幻想过自己也是个低调出行的霸道总裁,能够随手甩出一张卡或拉出一箱现金成为歧视者的老板,让对方的傲慢瞬间变为唯唯诺诺。可惜的是,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幻想只能是幻想,我们既拿不出买得下随便一家公司的钱让局势逆转,也拿不出与歧视死磕到底的气势,多数时候,除了忍气吞声,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即使你不是普通人,境遇也未必能好到哪儿去。比如,陈奕迅曾因吉他丢失而在机场发飙,冯小刚曾因一碗米饭在机场发飙,他们在已经被人认出来的情况下仍然发飙,是因为即使对方明知他的名人身份,仍然无法解决他要求解决的问题。名人发发飙还能上个头条,普通人发个飙连个回音都没有。

  2015年11月,一位在媒体界还算资深的记者,因为航空公司与急救人员的互相推诿,“差点死在了北京机场”。事后,他的经历引爆网络,一度成为新闻热点。这与事件本身的恶劣程度有关,也与他做记者多年在媒体圈积累的人脉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换成没有什么媒体朋友的普通人,一件发生在自己身上被歧视的事情能否被媒体得知,也是个未知数。即使是在自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普通人的事情引发别人关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最让普通人产生无力感的地方在于,即使你“抵制”歧视你的公司,也产生不了什么效果,因为正如丽江有关部门前段时间所说的那样,“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如果没有相关法律的约束,如果没有社会舆论对其声誉可能产生的影响,很多逐利的企业和商家很难仅凭自觉便能摒弃“嫌贫爱富”的习性。有些服务是与付出的金钱有关的,比如经济舱和头等舱,但有些服务则必须是均等的,比如安全的保障、丢失物品的寻回等。这些均等服务的保障,或者说歧视的消除,除了借助舆论的压力外,恐怕最终还是要靠法律上的保障,比如学界讨论多年的“反歧视法”,或许就可作为未来应对各类歧视的有力武器。

  文/张楠之


责任编辑:刘晓婧
分享到: